中國前駐歐盟大使 丁原洪
  在即將過去的一年裡,歐洲受多重危機困擾,政治、經濟、社會各種矛盾激化,導致整個歐洲形勢持續動蕩不安,歐洲一體化進程陷於停滯。
  歐洲主權債務危機爆發迄今已有5年。由於形成這一危機的結構性矛盾未獲解決,而歐盟國家對這一危機認識不一,主張有別,從而使得歐洲經濟形勢沒有根本好轉,持續低迷。繼2013年歐盟經濟為零增長、歐元區經濟為0.4%負增長之後,據歐盟委員會最新報告,2014年歐元區經濟增長預期為0.8%,其中歐盟三大國德國增速為1.3%,法國為0.3%,意大利負增長。歐元區經濟景氣指數連續數月下降,整體通脹率徘徊在0.3%—0.4%的低位,失業率則連續4個月保持在11.5%的高位。歐盟委員會認為,歐洲經濟不僅相對其他發達經濟體而言“異常疲弱”,也遜於以往金融危機過後的複蘇時期。
  減債壓力、宏觀經濟失衡、結構改革步伐緩慢等多重因素制約了經濟複蘇。歐盟新一屆領導人上臺後出台了一系列振興經濟的措施,包括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提出的3000億歐元的投資計劃。且不說這一投資計劃的資金尚未落實,根據不少經濟學家的評估,區區3000億歐元的投資不足以改變目前歐盟的經濟困局。長期低水平的需求導致的通縮威脅和接近歷史高位的失業率,有可能使歐洲陷入日本式長期經濟停滯的風險。
  在歐洲經濟持續低迷的形勢下發生的烏克蘭危機,其引發的負面效應格外明顯。本來是烏克蘭國內親西方與親俄兩派勢力圍繞烏克蘭政治走向的鬥爭,由於外部勢力的介入,迅速演變成美歐與俄羅斯爭奪烏克蘭、主導歐洲秩序的對抗。經過一年多的較量,歐洲成了這場大國博弈的最大輸家——在自身經濟本就相當困難的情況下,又背上了瀕臨經濟破產的烏克蘭這個沉重的包袱。由於歐盟各成員國的不同國情和利益,它們在對俄政策上本就存在分歧,烏克蘭危機更引發了歐盟內部在製裁俄羅斯一事上的爭論。
  二戰後歐洲的和平,主要依賴於歐洲國家在一體化框架內的團結,以及與俄羅斯關係的相對穩定。然而,烏克蘭危機既使歐盟內部團結遭到破壞,也使歐俄關係降至戰後最低點。如果這種形勢持續下去,只能使歐俄兩敗俱傷,也會導致幾十年來歐洲形勢總體穩定的局面不復存在。這將對歐盟作為世界上獨立一極的地位和作用產生深遠的不利影響。
  在經濟持續低迷,烏克蘭危機緩解難現的大背景下,歐洲各國的“疑歐”情緒明顯上漲。表現在以“反歐洲一體化、反外來移民”為宗旨的極右翼政黨勢力在2014年歐洲議會選舉中獲得不小的進展。以蘇格蘭“獨立公投”為標誌的各式各樣的分裂主義勢力在歐盟不少國家蠢蠢欲動。英國宣稱將舉行“脫歐公投”對歐洲一體化的殺傷力尤為嚴重,使英國同歐盟其他成員國之間的分歧進一步尖銳化。一旦英國舉行“脫歐公投”,歐盟乃至整個歐洲形勢將會有難以預料的嚴重後果。
  總之,歐洲政治、經濟形勢正在經歷著二戰後的重大轉折,其對全球局勢的影響不容小視。  (原標題:危機困擾下的歐洲)
創作者介紹

oyster

we81weyyq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